探访因冬虫夏草致富的小镇:新冠疫情下 虫草价
2020-07-10 

  原标题:探访因冬虫夏草致富的小镇:新冠疫情下,虫草价格未增反降

  在四川康定市沙德镇,冬虫夏草市场似乎正经历寒冬。

  5月28日,四川康定拉哈山顶,大雪未停,山脚下雨水不断。虫草被掩埋在海拔4000多米处的积雪之中,难以寻觅。采挖虫草的农牧民只能下山,聚集在镇上,等待雨停雪化。

  康定沙德镇村民甲玛告诉澎湃新闻(),他已经五六年没在这个时节见到这样大的雪了,虫草采挖因此中断一周,产量也受到了很大影响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虫草,又名冬虫夏草,是麦角菌科真菌冬虫夏草菌寄生在蝙蝠蛾科昆虫幼虫上的子座,及幼虫尸体的干燥复合体。2003年“非典”时期,传言虫草能增强人体免疫力,治百病。一夜之间,虫草从一种普通的“药引”变成了“神草”,价格从几千元一公斤涨到了几万甚至十万、二十万一公斤。

康定市沙德镇街上一门店外,两位老人正在打理刚下山的虫草。 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图

  事实上,虫草被传具有抗癌、提高免疫力等功效,多年来一直备受争议。有研究称,冬虫夏草菌的基因组并没有合成虫草素的基因。而在中药的使用中,虫草也往往只是作为药引。

  2014年之后,虫草价格稍有回落,但仍贵比黄金。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,虫草商们一度认为又将迎来一次巨大商机。然而,如今虫草季已过半,真实的行情却出乎预料。疫情和大雪,不仅没拉高今年的虫草价格,反而比去年更低了。不仅如此,一名挖了多年虫草的村民的交易记录显示,最近七年,虫草的价格多处于低位。

  这让沙德镇很多以采挖虫草为生的人开始担忧,虫草神话要终结了吗?

  虫草交易小镇:价格降了

  在旅游资源丰富的川西高原上,康定沙德镇并不出名,全镇没有一个能叫响的旅游景点,但它却又是康定市比较富裕的一个镇,这主要得益于当地丰富的虫草、松茸资源。

  沙德镇不大,只有两条街,建筑却比其他小镇好。5月28日,街上人来人往,各种型号的小汽车停在街道两侧,商店、饭馆、茶楼都热闹起来,这在虫草季是比较少有的景象。正常情况下,每年这时候,除了老人和孩子,几乎所有人都在虫草山上忙碌。

  但今年虫草季出现了5年一遇的大雪,这个时节,山顶下雪,山下就下雨,或阴云密布。挖虫草的人只能下山,镇上的人也多了起来。

  沙德村民甲玛一早便背着黄色挎包,乘车来到镇上,想将他家四口人在山上采挖一个月,收获的1000多根虫草全部出售。但在街上转几个来回,先后跟10多位虫草老板讨价还价,最终都没出手。

  “一根只能卖到18、19元,这也太便宜了。”甲玛说,虽然不是最好的货色,以往也能卖到二三十元钱一根。以往他们挖虫草时,很多虫草商就守在山上,出一根大草(好虫草)立刻就被收走了,一根三十、四十元不等,早些年,一根大草甚至可以卖到五六十元,但品相一般的占多数。今年的价格太低,他准备拿回家晒干了存着,待价格回升后再出手。

  沙德镇政府门前,有一个空旷的坝子,是政府修建的虫草交易市场,只是真正到市场交易的人不多。全镇虫草专营店只有一两家,但服装店、杂货铺、饭店几乎都在收购虫草,每年虫草季的2个月,这些店就变成了虫草店。

康定沙德镇上的虫草交易市场

  街上每走几步就能看到交易虫草的人,三五成堆聚在一起看货、验货、讨价还价。刚下山的虫草表面都裹着一层泥沙,虫草老板们收购之后,先用刷子将上面的泥沙刷掉,虫草立刻就变成了金黄色,看上去非常诱人。只是今年,再诱人的虫草似乎也卖不起价了。

虫草商农牧民手里刚收购的虫草,正在清刷虫草上的泥沙。

  两条街走完,甲玛不断遇到熟人,都出来买虫草,但很多人和他一样,不愿低价出售,货还捂在手里。

  靠采挖虫草致富的村民

  5月26日,贡嘎山下路边的草甸和山坡上,几位村民正拿着镐头,匍伏在草丛里,眼睛不停地在地上搜索虫草。虫草大部分深埋在土里,只露出三五厘米褐色草茎在外面,草茎似乎比牙签粗不了多少,没经验的人,即使虫草就在眼皮下也难发现。

  一位村民说,这不仅考验眼力,更考验体力和耐力。每天这样爬行将近10公里才能找到几十根虫草。

智者创造机会,强者把握机会,弱者坐等机会
keywords:星辰平台娱乐注册登录线路测速服务中心24小时全天为您服务!欢迎您的访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