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生社团种太阳“种下希望”十五年
2020-07-15 

原标题:学生社团种太阳“种下希望”十五年

疫情尚未结束,短暂的返校时间里,武汉科大化工学院大四毕业生金朝正戴上一次性手套、做好个人防护和消杀,与20多名师生志愿者一起,深入各大宿舍楼,来一场“绿色毕业季”旧物捐赠活动。他们先后捡到2000多个废瓶子,还有3000多斤旧图书和各种各样的学习用品,这些将全转化成爱心募集。

金朝正所在的志愿团队叫“种太阳”(全称为武汉科技大学化工学院学生党总支种太阳爱心基金会——记者注)。今年是种太阳团队捡瓶子的第15个年头。

武汉市东南方向120公里外的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,曾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,青壮年大都外出务工,贫困留守儿童较多。

2005年年底,化工学院2003级学生党支部策划了一次“帮扶贫困中学生”主题党日活动,帮扶对象是阳新县大王初级中学的贫困孩子们。

2003级学生党员田广中,自小在石家庄农村长大,父母靠种地供他上学。但第一次实地考察时,大王中学的场景还是让他和同学们感到震惊。学校的偏僻程度超乎大学生们的想象。一行人从武汉出发,下绿皮火车换大巴车,再换三轮车,最后走上山路,120公里足足花了5个多小时。

“实在是太穷了。”田广中说,学校的泥巴操场坑坑洼洼,宿舍床铺由木板拼凑而成,冬天,窗户包一层薄膜用来御寒。吃水靠多年前驻军部队打的一口井。当地大多数适龄孩子只念到初中。在校的学生,每餐吃咸菜拌饭,衣服打满补丁,有不少人还打着赤脚,一周生活费仅有几元。当地的贫困现状、孩子们面临辍学的无奈,深深刺痛了大学生的内心。

2003级学生党支部返校后,将走访的情况向学院老师作了汇报,老师鼓励他们在校园里开展公益募捐。武汉籍学生党员则联络中学母校,募集二手书籍、文体用品和衣物。

“看到孩子们连饭都吃不饱,觉得自己以前拿到奖学金后就和室友大吃一顿,是一种罪恶。”田广中第一个捐出了自己当年的奖学金。

在校大学生经济实力有限,捐款也不长久。2003级化工专业李莹带领同学们,到汉正街批发市场购回一些装饰品和生活用品,同时收集毕业班学生捐出的旧凉席、小风扇、收音机、台灯等进行义卖。

历时两个月,学生党员们筹集了86袋衣物和4000余册书籍,募集到6000多元爱心资金。2006年7月,大家背着装满书籍和物资的行囊,一路辗转,送到大王中学。

献完第一份爱心后,这群大学生却犯了难。“我们毕业走了后,那里的贫困学生怎么办,难道又重回原点?”

有人提议,校园里每逢毕业季和节假日,同学们就会丢很多废瓶子,还有大量二手物品,可以捡来卖了换钱,并用这笔钱成立一个爱心基金,一届一届接力。

在化工学院党委和老师们的支持下,在学院内发起成立了一个爱心奖学基金,起名“种太阳”,寓意“种下希望,像太阳一样光芒万丈”。核心成员包括院内学生和党员,面向全校招募志愿者。

每逢开学季、毕业季和大型节假日,在武汉科大的校园里,带有“种太阳”标识的大学生志愿者,手拿编织袋,穿梭在楼道里、操场边、学生宿舍楼,寻遍每一个旮旯角落,将废瓶子一个个捡来,瓶子汇集在一起,数以万计堆成小山。捡瓶子换来的钱,都存入种太阳爱心基金账户。

最初,种太阳团队在大王中学设立奖学金,奖励每个成绩有进步的孩子20元到60元。2008年开始,改为每年从初中毕业班学生中遴选一位成绩排名前10名且家庭贫困的孩子,精准资助,每年1000元,直到学生读完高中。

然而,校园里的“生意”并不好做。家庭困难的保洁阿姨抱怨队员们抢了她们的“生意”,有同学质疑“协会在赚钱”,也有宿管员出于安全考虑不让志愿者进宿舍楼。

校园公益之路的艰难考验着种太阳的队员们。他们尝试把收到的瓶子留一半给保洁阿姨;将贫困学生的生活现状拍下照片、张贴募捐的公益海报,到各学院各班级去宣讲大王中学的故事,也跟学校保卫部门沟通。

“当地一个读初二的小女孩,家里墙上贴满奖状,可她最大的理想是表姐能够继续上学。因为表姐成绩更好。她准备念完初中就去打工,供表姐和弟弟上学。而我们的资助,能够帮她重返学堂。”种太阳团队将走访所见所闻,讲给身边的同学听,用真情换真心。

“一分钱,看似不起眼,可积少成多,也能够做出大公益。”种太阳队员、2015级化工专业刘念感慨。

2016年,废瓶子回收价格由5分钱降到4分钱。刘念带着负责财务的同学,与收废品的老板“唇枪舌战”几个小时,好不容易让对方把每个瓶子的回收价格增加了2分钱。“1万多个瓶子算下来,能增加几百元。这意味着,又能为一个孩子多募集到几个月的生活费”。

智者创造机会,强者把握机会,弱者坐等机会
keywords:星辰平台娱乐注册登录线路测速服务中心24小时全天为您服务!欢迎您的访问!
天悦
名人
高德
天辰
天辰
恒行
摩登4
星辰
星辰
天富
摩杰
沐鸣2
沐鸣2
恒耀
亿兴
盛图
盛图